1. 首页 >资讯 >正文

十个男人九个gay?福建竟然还供奉着世界唯一的同性恋之神

“薛蟠兴头了,便搂着一个娈童吃酒,又命将酒去敬邢傻舅。傻舅输家,没心绪,吃了两碗,便有些醉意,嗔着两个娈童只赶着赢家不理输家了,因骂道:“你们这起兔子,就是这样专上水。天天在一处,谁的恩你们不沾,只不过我这一会子输了几两银子,你们就三六九等了。难道从此以后再没有求着我们的事了!”

——《红楼梦》第七十五回

十个男人九个gay?福建竟然还供奉着世界唯一的同性恋之神


《红楼梦》是一部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

全景式描绘了封建社会的世间百态

作为在古代一直存在的男风现象也包含其中

薛蟠、贾琏就是其代表人物

但他们所贪婪的是简单的性欲发泄

而非灵魂上的追求

除此以外

古代耽美还有这么几对CP

余桃CP:卫灵公X弥子瑕

抱背CP:齐景公X羽人

安陵CP:楚宣王X安陵君

绣被CP:鄂君X越人

龙阳CP:魏王X龙阳君

断袖CP:汉哀帝X董贤

男王后CP:陈文帝X韩子高

……

十个男人九个gay?福建竟然还供奉着世界唯一的同性恋之神


如果仅仅知道这些

那说明你们对我国的腐文化不大精通啊!

因为我国福建人不仅对同性恋格外宽容

甚至还造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同性恋之神

大方地祭拜

它就是兔儿神

十个男人九个gay?福建竟然还供奉着世界唯一的同性恋之神

(图源百度百科)

十个男人九个gay?福建竟然还供奉着世界唯一的同性恋之神


社会环境催生“男风”

背井离乡外出打工

八闽大地地少人稠,百姓为生艰难,仅靠种点薄田养家糊口并不现实。为养活妻儿老小,男性只好远赴外地谋生。而对于滨水而居的福建人来说,诸般谋生手段中,贩海是最轻车熟路的一种。只不过海上旅程艰险未知,加上福建人迷信女性上船有沉船溺水的危险,男性只好打消携带女眷出行的念头。然而帆船时代的出海远行,往往需要耗上一年半载。无以自遣的海商们,只好把目光转向一船的同性。

有海商蹈海贩货,自然也有海盗下手打劫。干着杀人越货的勾当,海盗们同样没法携家眷远行。在提心吊胆走刀尖的压力下,拥挤的船舱毫无悬念地催生了海盗群体间的同性爱情。在《闽都别记》里,这些委身海盗的男性还得了一个专门的名称“海兔”(旧时称男宠为“玉兔”),据说也算是福建的特产。

十个男人九个gay?福建竟然还供奉着世界唯一的同性恋之神


溺杀女婴留下大把光棍

早在宋代时,福建建州与南剑州,就被时人认为是溺杀婴孩最严重的地区,甚至到了“以杀为常”的地步。

彼时福建人溺杀婴儿尚不论男女,超出养育能力范围的一例处死。不过到了明清,福建人却只管溺杀女婴,对男孩网开一面。长此以往,性别比例失调不可避免。根据地方志记载:明万历四十八年,浦城男子多达32906人,女子仅11628人。这意味着男女比例失调至2.8:1,留下了一大票男光棍在哭泣。

十个男人九个gay?福建竟然还供奉着世界唯一的同性恋之神

(图源网络)

十个男人九个gay?福建竟然还供奉着世界唯一的同性恋之神


闽人供奉兔儿神

《闽都别记》166回记载着,有一女子采云女扮男装,寄住在男子攀桂之家。这攀桂本是同性恋,突然遇见个粉雕玉琢的同性,自是欢喜得不得了。不料某天他突然得知采云是个女的,竟也欢天喜地想与她结婚。这时候七大姑八大姨议论开了:前以男遇男便亲爱,如今知是女,岂不锦上添花?从这段话可知,彼时福建人可不嫌弃这同性恋情,甚至认为这就是“爱”。至于男子事后回归传统婚姻,也被认为是“锦上添花”,美上加美。潜台词里,同性恋还是不坏的“锦”。

有意思的是,清代福州人的表现更大胆,他们甚至创造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同性恋之神兔儿神。

十个男人九个gay?福建竟然还供奉着世界唯一的同性恋之神


袁枚在《子不语》中记载,当地一位名叫胡天保的人,爱慕貌美的福建巡按,每回痴汉似的盯着人家看。巡按知道后发了火,将胡天保打到丧命。哪知胡天保精魂不散,跑来质问巡按:我就是一片爱心,这也不是害人的事呀。随后他自称在阴间获封“兔儿神”,专管人间“男悦男之事”。

随后,清人施鸿保在《闽杂记》补上一笔,证实闽中确有此庙供人祈愿。

十个男人九个gay?福建竟然还供奉着世界唯一的同性恋之神


爱不分性别,爱就爱这个人

爱也不分内外,爱就从肉体到灵魂

十个男人九个gay?福建竟然还供奉着世界唯一的同性恋之神